• 2009年08月21日

    一个人在雾里。

    重庆,2009. © 沈玮

    武汉,2009. © 沈玮

    西安,2009. © 沈玮

    黄山,2008. © 沈玮

     

    在国内旅游的时候,总是觉得在云里雾里的。很多地方都是雾蒙蒙的,有好的也有不好的雾。在黄山的时候,苦苦等了三天才在临别时看到一丝薄纱云袅绕着山头。重庆似乎是一个永远都浸泡在滋润水气中的城市,而太原则给了我一头恼人的白色灰尘。

    我喜欢雾。特别是当我找到一些和我一样,喜欢独自享受一时间的陶醉的人。

  • 钓鱼,重庆。2009 © 沈玮

    想了老半天总于初步决定了这次的拍摄行程。6月初回国,先到西安和桂林两个城市,西安是一个很神秘的城市,可以目睹到中国的渊源历史的城市,很向往,正巧在西安的时候会是周末,所以还可以体验一下古城的疯狂一面。有西安朋友想会面的,请email我。以前去过桂林几次,上一次去的时候还是90年代,现在变化一定不小,虽然人还没到,但已经在想像的出躺睡椅游漓江的美好景象,桂林总是给我一个很水墨的感觉,很写意,但这次去想多观察当地人的生活。每次回国都说要去杭州,但老是排不上时间,这次想要全力以赴,去了杭州无数次了,百去不厌啊!

     

    其实每次回来拍《中国情节》都没有什么特殊打算,我喜欢随心所欲的拍照,寻找不经意的灵感,因为我相信我的拍摄线索总是潜意识的,从潜意识到视觉艺术应该也是一个很抽象的过程。我希望我的每一张照片都可以是一个出发点,我并不关心什么是终点,能看到终点那还有什么意思,寻找的过程才是最有意义的。《中国情节》和《几乎赤裸》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系列,虽然在美学上我还是想延续我一贯的风格,但在理念上我把《中国情节》拍的更为浪漫含蓄,也许这就是我对中国的感觉,这种感觉一不留神就错过了,似乎随时都会被别的符号挤压掉。我拍《中国情节》要比《几乎赤裸》其实来的更感性,没有了妩媚,挑逗和挣扎,剩下的只有坦然和难懂的平淡。《几乎赤裸》受到很多西方古典艺术的影响,但拍《中国情节》的时候,我的脑海里一直都徘徊着几首小学时念过的唐诗,李白的,杜甫的,那么简单明洁,那么蜿蜒抒雅,我们现在为什么不能用也那种眼光来看待生活呢?

  • 2009年05月10日

    中国庭院和中国宴会。

    Tag:中国,

    今天我终于下载了积累在数码相机里的好多照片。上一次我用傻瓜数码是去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在那里我找到了新宠-一个中国庭院。对于一个在江南长大的人来说,本来应该不会对这么一个小花园而赞叹,但当我坐在那里细细观察之后,的确也有所感动。正因为不能擅自随意坐在亭子里,触发我遥望庭院由外往里看的欲望,以前从来还没有这么仔细看过。大都会的中国庭院并不喧哗,很小很优雅,干净的不能适应,随时提醒我在博物馆里面。 庭院里人数寥寥无几,我可以坐在一边慢慢静思。这里实在是有着一种奇怪的安静,没有鸟也没有蛙。走出中国庭院的时候,路过莫耐的《睡莲花园》,那里围着一大群人,都赞叹不已。我在想:如果能在那个中国庭院里放上一些荷花会不会更好。

     

    没想到去大都会之前我只有在一月份回国的时候才用过我的傻瓜数码。当时我去参加一个宴会,碰巧看到对面的酒店也有大张宴席,所以拍了几张。那个宴会厅的布置实在是高调,看上去象是电影《红魔坊》里的一个场景,感觉有点可笑。笑完走到我的宴席,立刻察觉到自己也坐在一排米黄色的石膏罗马柱子中间。

  • We Are Here Just For You, Chongqing. 2009 © Shen Wei

     

    在重庆的时候好几次路过这个霓虹灯,总是觉得很好奇。中英文的标签很大很耀眼,高高的耸立在几幢大楼顶上,晚上灯亮的时候很好看,把整个天空都照得通红。不知道这上边的口号是什么意思,猜想可能是广告或者是城市口号,不清楚。每次走过的时候都有点温馨的感觉,走在下面好像还有些莫名的安全感。我特别喜欢拍下的这两张照片,不过一时还不能决定是喜欢红的还是白的。
  • 2008年6月. © 沈玮

     

    2009年1月. © 沈玮

    我小时候住在苏州河畔,当时的河水有股臭味,但河上总还是有很多穿梭不齐的小木船。有一年夏天,我偶尔闯入河边的一个棚户区,那是个奇大无比的迷宫,充满着生活。我总是一个人骑自行车进去溜达,在里面寻找迷失的感觉,累了想出去就朝着河的臭味走。渐渐的,我暗地里喜欢上了那个气味。有一天,我骑车过去,整个棚户区被拆了,全搬走了,连个钉子户也没有。后来,河里的船也少了。那个“臭味“也慢慢消失了。
  • 一张非常特别的测试稿。


    最近的几个星期里我一直四处奔波,对于最近这段时间里博客的疏于更新感到很抱歉。先是为期一周的重庆和武汉之行,这中间的很多故事回头慢慢与大家分享,回到上海后,日程表也是满满的,采访、workshop,当然最重要的是印制我的画册《几乎赤裸》。

    Press Check (印刷校色)的过程进行了整整一天,下了很多当机立断的决定。此刻,我带着兴奋和紧张的心情看着已经印刷完成218本画册,它们打包在一起正等待着被寄送出去,当我第一次看见它们堆在一起的样子,我既高兴又好奇,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他们。
    这里是一些校样过程中的照片,事后我被告知我是他们印刷时见过的最挑剔的人之一。但老实说,如果他们看到我如何点早餐的话就会觉得我对他们的要求一点都不吹毛求疵呢……

    (感谢白白的中文协助。)
  • 2008年05月07日

    爱上北京。

    Tag:中国,

    ©沈玮 
     
    到了北京首都机场,但有点舍不得离开。短短的四天我似乎已经爱上了北京。

     

    星期天到的北京,任悦来接我,第一次面对面但却一点也不觉得陌生。哪天天气也特别好,我们去了798看画廊,到处都在修,好像探险式的参观活动,就是灰尘多了点,看到一些久闻大名的中国艺术家作品。晚上一个人到处逛,就逛到了天安门,第一次看到很兴奋,比想像中的还要大,拍了一些照片,比较喜欢站岗的小兵,特严肃。

    我这次特意找到一个胡同里的四合院住,看了很多老北京的电视剧就一直希望体验一下四合院。我的单人间,不大不小,睡的是一个炕,上面放着大红大绿的丝织棉被,一个小茶几,青瓷茶具,还有木雕家具,很有那个feel.

    星期一给人大的新闻系摄影班作了个讲座,说讲座其实是个交流,可惜被指出普通话说的不好,实在有点不好意思。在国外的这段时间确实中文说的太少,从开始学摄影到毕业后推广作品全都是英文为主,回到上海,到处也都是英语。所以现在一说到摄影,口头上的中文跟不上脑子里的英文。不过这次来北京,我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好像也带点京腔了,还是要多磨练。任悦组织的Photo Camp来的人很多,见到了在网上交流的一帮朋友,觉得很亲切。在北京与人交流似乎爽快容易的多,很随意开心。Camp之后的和一群摄影朋友们的夜宵是我这次在北京的一个高潮,特牛!可惜这次逗留时间太少,只去了一个故宫,而且也没呆很长时间,不过将来总有机会的。下次来我一定要看看野长城。

    北京确实是一个充满人情个性的一个城市,短短的几天就可以感受到一种非凡的文化底蕴,我特别爱听北京说话,很溜!再次向那些在北京帮我打发时间的朋友们表示感谢,名字就不提了,大伙儿都心里有数。如果这次没碰到的,就希望下次了,或者随时发e-mail.

    要登机了,就写到这里了,很不舍得走。